肄业大本营

我才出生,你会陪我茁壮成长吗

奥赛金牌得主付云皓北大肄业,被质疑后的价值观思考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8-5-15 00: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标题:两次获国际奥赛金牌的北大肄业生付云皓被指“坠落”引争议——奥数天才被质疑引发人才评价之争

【新闻回放】

近日,《人物》杂志一篇题为《奥数天才坠落之后》的报道,使曾两次以满分摘得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IMO)金牌的付云皓沉寂多年后再次走进公众视线。

付云皓

付云皓
付云皓当年被保送北大数学科学学院,却因在大学期间大部分科目“挂科”而无法顺利毕业,后来在广州大学数学系获硕士、博士学位,现在广东第二师范学院担任数学教师,这与人们对他在学术研究上崭露头角的期望似乎落差颇大。报道一经问世就引发了广泛关注,而付云皓本人随后在知乎上发帖对报道内容和“坠落”的表述提出质疑,将相关讨论推向了高潮。

“15年淡出视线”引来媒体关注

《人物》杂志的报道称,在中国国家队30多年的奥数参赛史上,取得付云皓这样成绩的选手总共只有3名,他更是唯一征战了两届IMO“相对困难”级别的中国选手。然而,从2003年付云皓第二次获得IMO金牌并入读北大数学科学学院至今的15年里,他仿佛销声匿迹了。

报道的字里行间有意无意地流露出“伤仲永”式的惋惜意味:付云皓昔日辉煌的奥数战绩与他如今“在这所以培养小学教师为目标的二本师范学校”讲授自己“在小学就轻松掌握的知识”对比鲜明,“坠落”之意不言而喻。

“现在参赛的学生,10年后将成为世界上握着知识、智慧金钥匙的劳动者,未来属于他们。”这是苏联科学院通讯院士、曾连任两届IMO主席的雅科夫列夫教授作出的著名论断。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有资格踏上IMO战场的年轻人拥有他们所处时代最杰出的数学头脑。

如报道所言,“在自己生命的前18年里,数学天赋是付云皓王国的主宰”。高中3年,付云皓几乎没学过数学课以外的课。进入大学后,付云皓百般不适,先是沉迷于网络游戏,然后在数学外的其他学科课程中屡屡挂科,最终因为物理补考成绩不及格只能从北大肄业。

对此,南方都市报评论称,当年的付云皓仍然是一个教训,足以提醒天下的父母和教师,要正确引导孩子成长,既不要捧杀,也不能棒杀。

当事人回应:脚踏实地奋斗为何被惋惜

面对舆论的热议,付云皓很快作出回应,在知乎上发表了题为《奥数天才坠落之后——在脚踏实地处》的自白书,用略带自嘲的语气,表达了对相关报道的看法,时隔多年第一次谈及自己的“天才”往事。

在自白书中,付云皓说他并不理解报道中所体现的价值观——优秀的人从事基础工作,就是一件很可耻的事情,是天才坠落了。“现在的我,正稳稳当当地一步一个脚印踩在基础教育的道路上”。

面对各种不同的声音,我们不禁要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奥数天才的人生道路有固定的标准吗?

“奥数冠军在师范学院教书,在不少人看来可谓‘大起大落’,但每一个人都拥有对自己人生选择的权利。毕竟,人生只有一次,相比活在别人的眼光里,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更为重要。”这是人民日报对奥数天才“坠落”之争的评论。

中国教育报评论指出,成功的定义有千百种,付云皓只不过选择了自己认为的一种。奥数学得好的人,本没升天,所以,也就无所谓坠落。多家媒体评论也认为,不同的人对成功或有不同的定义,但可以断言,界定成功不能只有一把尺子。否则就是窄化了成功,对成功的定义过于刻板,显然不可取。

正像付云皓自己所说的,有热情,所以去钻研;有碰撞,所以有火花;有执着,所以才耐得住寂寞。

奥数天才质疑风波后的冷思考

围绕付云皓的报道风波,折射出社会对人才评价的某种误区。

“我不赞成媒体报道其‘坠落’的观点。”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姜朝晖博士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长道路,哪怕是天赋异禀的天才,“反倒是现在的教育观、成才观以及社会舆论环境,值得我们去反思”。

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看来,对奥数天才“坠落”的质疑,是单一评价导致的问题,而非奥数自身的问题。“单一的教育评价体系,已令很多学生、家长形成功利的升学成功观。”熊丙奇说,以考进名校作为成功的标志,与日益多元的个体职业发展选择产生矛盾,这是近年来名校毕业生、奥赛获奖者选择“普通职业”引发争议的根本原因。

熊丙奇认为,消除这类争议,需要建立教育多元评价体系,“每个个体有属于自己的人生选择,不能因为没有选择大家设想中的人生发展道路、成功模式,就认为是失败”。

“个性化的教育观和多元化的成才观,包容的社会舆论环境,应该成为新时代的价值取向。任何人只要忠于自己、坚持奋斗、奉献国家,不论从事什么职业、何种岗位,都值得尊重和肯定。”姜朝晖说。
原文地址: http://hebei.ifeng.com/a/20180515/6577349_0.shtml




上一篇:单亲母亲负担不起留学费用,大学肄业后,我选择了放手
下一篇:因病不得不大学肄业 万般无奈下的求生求助
谁来看过此贴
此贴被TA们浏览了215次
我爱肄业大本营^_^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00:05:04 | 显示全部楼层
从两届国际奥赛冠军到北大肄业,天才的学术路到底该怎么走?                 

看点 前段时间,《人物》“奥数天才坠落之后”一文讲述了两届奥数冠军付云皓,在十五年中,从备受期待的数学天才到逐渐在学术界消失的经历,引起一片唏嘘。美国奥数队总教练罗博深作为一个IMO的亲历者同样对这一问题进行了反思。下文中,他从IMO赛制说起,对奥数及数学对孩子的作用进行探讨。在他看来,学生们可以用挑战自我的心态来对待奥赛。而最终是否走上学术的道路,都是在以自己的方式作出贡献。

文丨罗博深 编辑丨李臻


今年一月份的时候曾受邀到武汉给中国奥数国家集训队做过一场演讲,也因此与付云皓有过一面之缘。演讲结束后与几位集训队的教练一起进餐,交流的过程中,并不知道付曾是IMO两届满分得主,只知道更够带中国奥数国家集训队的教练肯定都不是等闲之辈,没有想到,再次听闻其人竟然是网络上铺天盖地对天才坠落的感慨。

自从《人物》杂志的文章在网络上引起热烈的讨论之后,有好几位中国学生先后问我对付云皓有什么评价。因为与付并无私交,所以对他的个人进行评价实在无从下手,但作为一个曾经的IMO的亲历者,现在又带队美国奥数队,并且也在高校继续从事数学研究,看到与奥数有关的事件成了如此广泛的热点话题,一方面十分高兴付的发声为基础教育正名——培养基础教育人才、让无数家庭受益,这对社会做出的贡献当然不亚于高等数学研究!

  
但《奥数天才坠落之后》一文中的一些描述和观点在我看来并非没有根据,《自白书》发表后网民们180°的态度转变,甚至痛斥中国社会价值观扭曲,我认为也有些矫枉过正之嫌,而这可能是大众对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和真正的数学学术研究不甚了解所致。

天才是否坠落?


这可能要从IMO满分到底有多难得开始说起。

每一年,全世界所有参赛国家(2002-2003年的参赛国家是80多个,现在数量已经上升到了100多个)选拔出最优秀的6名中学生,代表各自国家的最高初等数学水平征战IMO赛场,而这几百个已经非常优秀的参赛者里能够获得满分的寥寥无几,有的年份甚至根本没有满分出现。

2002年的参赛选手一共479名,其中39位金牌得主,3位满分得主,其中就包括付云皓;IMO的6道题包含了数论、几何、代数和组合数学这四门学科广阔得令人发指的知识点,每道题7分,一共42分,这一年,排除3名满分得主,排名第四的选手得分仅仅36分,相当于几乎做错了一整道题,而“只要”-得到29分,也就是做对四道题以上,就可以得到金牌。

能够两次拿到IMO冠军的人,在我看来,与奥运会上摘金、打德扑打到世界第一,或者十分钟内吃下72根热狗的人一样,一定都是极具天赋与能力,并且有勇气突破自身体力或脑力极限的非凡之人。

再来说说社会期待。哪怕是在美国这个好像大多数人并不重视数学的国家,能够征战IMO的选手都会受到来自周围人的超高期待,所以对于一个两次获得IMO满分的人,他的光环有多大、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他,那就可想而知了。这种压力和期待在任何地方都是会有的,哪怕不期待他最后成为数学大师或者在学界做出贡献,也万不会想到他这样一个曾获得极高成就的人无法顺利完成大学学业。

所以说旁人的失望当然会有,不能一竿子打倒为记者的或者社会的价值观有问题。但我想对这个落差感受最深切的,还是付云皓自己,从冠军光环到北大肄业是坠落,走出低谷到现在的脚踏实地亦是上升。况且付仅仅30岁出头,如果愿意,在未来这么长的人生里,一定还有无限的可能性。

学术路已断?


付云皓关于学术研究的一番阐释和对《奥》文看低教书匠的责问十分精彩和慷慨激昂——“学术,就是学术本身。是因为有热情,所以才去钻研,是因为有碰撞才有火花,是因为有执着所以才耐得住寂寞”——这句话的确没错。但我想提醒还在求学的学生们,虽然学术不分高低贵贱、庙堂江湖,如果有心学术,挂科和肄业一定是会影响学术研究的道路的。

为什么这么说?如果把IMO比作2000米跑,那么学术研究可以说是马拉松,难度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需要的技能点也不一样,除了天赋之外,还需要异于常人的耐力和对研究方向的敏锐判断。

以我自己的亲身经历,虽然本科和研究生一路都是学的数学专业,但我在博士之前都并不完全明白纯数学的学术研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它其实是非常需要导师引路和与同行们碰撞交流的,没有这样的环境,想要做出成果异常艰难。

像张益唐这样的例子不是不可能,却及其稀有,就像从大学退学的人那么多,世界上却只有一个比尔盖茨和一个乔布斯一样。

一个人的一生是有限的,如果有选择的话,当然是把自己放在对目标最有利的环境里是更好的。

前几天跟一个中国学生聊天时他问我:“假设付云皓决定潜心做研究,但无法进入国内高校的学术圈,你觉得他申请国外高校有希望吗?”

我当时就笑了:“别的学校很难说,但我每年在给CMU数学系筛选博士申请人的时候,几乎不看托福成绩和大学成绩,所以如果付云皓能够证明他在某一数学领域出众的能力和思考(这些不一定是要在学校里获得的),再结合他的IMO成绩,我可能会向招生的同事推荐他的!”

但因为大多数人并没有两个IMO满分的过去和可以让肄业忽略不计的研究成果,所以还是稳妥一点,好好每门课拿A,好好毕业吧。

沉迷游戏——并不少见


说了这么多,也想指出一些两篇文章里没有探讨太多,但我认为其实学生和家长们都很应该了解的话题。

很多人可能认为学习不好的”坏孩子“才会沉迷电子游戏,好学生就算喜欢打也不会到沉迷的地步。但事实上是,作为故意被设计为让人上瘾的产品,电子游戏对人的杀伤力并不会因为成绩或者个人能力而变化。

我在加州理工读本科的时候,身边因为沉迷游戏挂科的同学也不少。其中最让人难过的一个事件,是一位曾经的国际物理奥赛冠军,经历了跟付几乎一模一样人生转折,但不幸的是他最后没有能走出来,选择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

对于年少就有极大成就的人来说,他们其实是比较难接受别人的建议的,因此也可能比常人跌落得更严重。所以尽早的引导是很重要的。

我们现在训练国家队的时候,会告诉队员们,数学不是生活的唯一,也会告诉他们现在学习的技能够帮助他们做成哪些数学研究以外的事情,有哪些与其他学科交叉的应用,尽量给他们展现出更多的可能性,让他们知道除了沉迷于一件事情以外,生活还会有很多重要的事情,生命也还会有更深刻的意义。

IMO杰出选手都做学术了吗?


答案是当然没有,跟付的情况类似,当年有幸一同征战IMO的我的5位队友,现在3位仍在学术圈,1位在教书,1位进入了高科技行业,而我则是学术之余搞起了创业。

再举两个有意思的例子:跟我同岁的一位曾经两次获得美国数学奥赛(USAMO)全国的人,现在成为了一名职业德扑选手;一位曾在USAMO全国排名前30的选手,虽然没有机会参加IMO,但在25岁进入华尔街,赚着大多数同龄人无法企及的高薪,却将自己收入的一半以上捐给了他认为最有效的慈善机构。

我想这两位,虽然表现形式迥异,但一定都是过着自己选择的现阶段最满意的生活,而且从社会贡献的角度来讲,后者选择的方式可能比把其一生都投入科研来得更直接更有效。

给竞赛学生的建议


虽然这个建议可能有些老套,但我真心的希望学习竞赛的学生们都可以以一种挑战自我的心态来对待奥赛这件事。

奥赛训练本身就是一个极好的锻炼能力、培养战胜困难的勇气的机会,但是它的竞争本质又是残酷的——如果把注意力放在超过别人上,你会发现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总是有比你更强的人;把竞争转变为一场自我修行,实现最好的自己,我想就是能从奥数中受益的最佳方式。

最后,我想再次表达对付云皓发声的敬意和欣喜,希望有更多人在温饱之余,能够利用自己的才能,以自己认为合适的方式,为社会、为国家、为世界做出一些积极的,哪怕是非常微小的贡献!

注:本文转载自公众号“罗博深数学”。
我爱肄业大本营^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返回顶部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